快捷导航
骂人网 > 骂人宝典 >

骂人对联 骂人宝典里的学问

这是一种文人玩的文字游戏,上下联分别吟咏不同的事物,但又要能够属对。我并不是很清楚这种游戏。单说本联:上联是咏李鸿章,讽其专签和约,被世人目为“和事老”。下联咏女阴。李中堂的遭遇实在是,惨惨惨! 
比一鸣的全吧?

    “研究生,研究死,研究生死”,似乎也可以这样对——“设计方,设计圆,设计方圆”,但“设计圆”还是很牵强。 
    接下来说说几幅骂人的对联。

    前面提到过“袁世凯、中国人民”,很有想象力,确实对不起,但仅仅一个对不起,倒也无法形容袁大头的罪行,于是又有人作对曰:“一二三四五六七,孝悌忠信礼义廉”。盖因下联本该是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,而故意漏一个子,隐“无耻”之意也;而下联是八个字,上联就该也是把各自,“一二三四五六七”之后是“八”,没有这个字,又是暗指“忘八”。这种对联就没必要考虑对仗工整以及音韵的问题了,好玩就已经足够。 
另有一些骂人的对联,却工整得很。

    大学时,教写作的莫老人家说过几例。主角是贵州本土学者周渔璜。话说其人年轻时,读书也不甚用功,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别处。家长遂将其送至甲秀楼附近,一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处。老和尚颇不喜周的作风,时常出对子讥讽于他。有一联是这样:“梅蕊初开,光棍先生白嘴”,以此嘲周不学无术,空口白话。周反应奇快,对曰:“椒实既熟,夹壳长老黑心”,回得老和尚无话可说。这里说的“椒实”指的是花椒,不是辣椒,更不是洋海椒(洋海椒,这个名字好玩)。 
是时,南明河上,恰好有一小舟经过。老和尚运一口气,把全身真气调息过来,有失出一招杀手,“摇破彩舟一片帆,终因浪荡”,周听得此联,不由倒抽一口冷气。沉默啊沉默,不在沉默中怎么样,就得在沉默中怎么样。一路走到寺院中,周突然福至心田,把下联对了出来:“烧残银烛两行泪,只为风流”。 
周渔璜先生的这些事迹是否属实,需前往贵州民族学院中文系找到莫非教授,一问便知端的。

    这几天,因为看完了《鹿鼎记》,于是又把《名联趣谈》拿来翻了数十页。上面也有一些骂人的对联。 
章太炎曾作一联讽康有为,“国之将亡必有,老而不死是为”。上下两联都是用本来已有的句子,但是删去了结尾的字,以使两联末字合起来是“有为”,实在骂得恶毒,骂得高明。 
骂李鸿章的对联也不少。

    “宰相合肥天下瘦;司农常熟世间荒。” 
  连带把翁同龢一起干了。李鸿章是合肥人,时任内阁大学士,基本上就是宰相。翁同龢是常熟人,时任户部尚书,古称司农。这一联,实在是鬼斧神工得很。梁羽生认为翁被拿来为李作“陪斩”,是冤枉了他,我则觉得李未必有多坏,而翁亦未必有多好。 
    “杨三已死无苏丑;李二先生是汉奸。” 
  此联流传甚广。杨三是当时著名的戏剧表演艺术家,以丑角表演为毕生事业。“李二先生”即李鸿章,其排行第二,故称。 
    “举世共推和事老;大家都是过来人。”

关键词: 骂人宝典
(编辑:囵囵)